【青夜】记个梗

黑帮老大青坊主X人民警察夜叉

反差萌最有爱了!!!
我可能会没时间写
如果有喜欢这个梗的太太就拿去写吧
占tag完遁走!

好姬友画的叉子
据她说她有发过这几张了
争得同意我又发一次
真是可口~嘿嘿
我宁愿被判死刑(痴汉)

玩了这么久,终于有ssr了!

【青夜】一代明君与一代妖妃(完结)

   晴明笑得一脸奸诈,“你真想知道?”说完还瞟了一眼青坊主,看到青坊主不是很好的脸色,晴明异常满意。
   要说晴明虽然是狐狸了点,但作为国师还是很尽忠的,对青坊主都是毕恭毕敬的。但是,谁让青坊主把一堆国家琐事扔给他,还要管教一个小鬼头!
   夜叉有些莫名,这不是废话吗?
   晴明正要开口时,“叽叽叽!”一只小狐狸窜了进来。浑身毛蓬蓬的小狐狸好像有些炸毛,看到夜叉,冲着夜叉“唧唧”乱叫。夜叉更加莫名,这算什么事啊?
妖狐一把扑向夜叉,把夜叉上下逡巡了一下,急坏了,“唧唧唧唧(你为什么衣服这么少!)”
夜叉身上的衣服太少了,他根本藏不了。
   妖狐正急着呢,外面忽然狂风大作。狐狸尾巴瞬间僵直,一把抱住尾巴窝成一团,装死。
   大天狗进来的时候脸色阴沉,晴明则是颇为舒爽地看戏。青坊主看着夜叉怀里的那一团白毛,皱了皱眉,他觉得心中的狂性越来压抑不住,脸颊有道红痕越发明显灼热。青坊主想杀了那只狐狸,很想。
   大天狗明显感觉到青坊主的杀气,知道他定是压抑不住妖性,赶忙抓过那小狐狸。妖狐僵着身子不敢动,他感觉到他脖子后面凉凉的,杀意明显。
   夜叉还未弄清到底怎么了,就感到身旁人散发的杀气与…妖气!夜叉错愕,青坊主脸上的妖纹越来明显,白发无风自动。
   大天狗已带着妖狐跑了,青坊主没追上去,只要妖狐不再碰夜叉,一切好说。
青坊主转头,摸摸夜叉的头,沈默不语。
夜叉愣,“什么时候这样的?”
“在边关时”
“怎么会这样?”
“……”青坊主沉默,夜叉只觉得万分焦急,为何他没有发现,他怎么如此大意!人堕妖,其中所受的痛苦与煎熬不是一般人能扛住的!
   “你说啊!”夜叉一把抓过青坊主的衣领,真真是十分焦急
   “让我陪你久一点,不好吗?”青坊主掰下夜叉的手,抬起夜叉的下巴,直直望进他的眼睛。夜叉不可否认内心的欣喜,但又担心,“你个破和尚守戒颇多,要是某日妖性发作,杀了人怎么办?”
   青坊主不甚在意,在边关,杀的人已经够多了,再说了,“我为你破的戒还少吗?”
   两人那边卿卿我我,晴明却跑到了院子里,对着一院子竹林,说:“赶紧死心吧,你动不了他。”晴明知道他不死心,也不在意,现在的他元气大伤,不成气候。
   躲在暗处的黑晴明分外不甘,他绝对会东山再起的,平安京都他绝对会占为己有!

三年后。
   时间荏苒,三年里,夜叉就和青坊主生活在这小竹林里,日子虽不如在宫中奢侈,但胜在恣意。
   平安京都近年来在国师的治理下倒是井然有序。可暗处仍有许多妖怪作祟,夜叉与青坊主便游走在妖怪横行的地方,杀杀恶妖。顺便满足满足夜叉的恶趣味,欺负欺负几只小妖。
   而大天狗早已带着妖狐走了,说是要到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,没有漂亮姑娘的地方。
   这三年,平静的生活里就只发生了一件大事。黑晴明东山再起,甚至直逼平安京都城下。国师倒是淡然处之,说:“在他要拿到心心念念的东西时,把东西在他面前毁了,不是很好吗?”
   晴明看夜叉一脸惊悚的表情时,“啪”地一声展开折扇,挡住嘴角不怀好意的笑,“不懂事的就得这么教训才会长记性。”夜叉忽然很可怜皇宫中的小皇帝。
   青坊主虽假死退位,但还是挂心天下的。黑晴明来攻占京都,青坊主自是出现了。搞得朝中的老臣差点昏厥,自己以往侍奉的已故的明君成妖了,这算什么事啊?!
   不管老臣们怎么想,青坊主在事成之后就带着夜叉彻底归隐了,无论如何,还是夜叉重要。


完结撒花🌸!!!!!会有几个番外,完结的有些匆忙,番外尽量交代清楚~

【青夜】一代明君与一代妖妃(8)

拖了这么久,不好意思(T ^ T)
最近几天尽快更完
文笔太差,感谢看到现在的人
你们简直太不容易了(比心)

   夜叉随青坊主呆在了京城郊外山中的一座竹屋,夜叉不知道青坊主是如何找到的,反正只要有他在就好。
    夜叉想和青坊主说很多,比如他为什么头发都白了,为什么明知他是细作还对他如此好?青坊主只说了一句话:你值得。
    夜叉乖乖噤声,但又不免兴奋得意起来。青坊主笑着看夜叉神采奕奕的样子,除了宠溺再无其他。青坊主为了夜叉弃了这天下,他本就不爱这天下,不过出于悲悯众生才堪堪接受。如今有了所爱之人,他自不愿夜叉无奈被困宫中,夜叉就应该是张扬得意的肆意地活着,哪怕他是妖。
平安京都目官员们根据朝例从皇族中选了一位小皇帝,由国师暂且代理国事。
 
    好像一切都尘埃落定了,但夜叉总觉得不平静,尤其每每看着青坊主的白发时,他有点害怕。人类都是脆弱的,终有一天要逝去。而青坊主提前白了头,会不会…更早的…离他而去?
就在夜叉深思恍惚的时候,青坊主推门而进,“国师想见你,你愿意吗?”夜叉一愣,说来他至今还未见过国师呢,“当然去,在哪呢?”夜叉起身,要往外走时,一个令他永生难忘的脸已在门口出现,夜叉一怒,正要攻过去时,被青坊主一把抱住。“你干什么!你疯了!他是黑晴明!”夜叉简直不敢相信青坊主拦他,青坊主正要解释,国师抢先开口:“此言差矣,本国师乃晴明,不是黑晴明”晴明看着夜叉怀疑的眼光,不自觉地咳了一声,“嗯…其实黑晴明算我兄弟吧”
    在夜叉脑子混乱时,晴明又说,“想知道你的梦是怎么回事吗?”晴明笑得温润而又…奸诈
    他当然想知道,他就是为了这个才答应为黑晴明效力的。那梦,过于真实而又揪心,那人又是谁?

待续

手机离开我两个礼拜,我终于回来了,明天再一更💓

【青夜】一代明君与一代妖妃(7)

估计十话之内能完结了
原本以为能五话完的,看来不行了
立flag小能手就是我!

   夜叉一直跑一直跑,他不知道要去哪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。夜叉最终筋疲力尽地倒下了,倒在地上大口喘气,他慌乱中已经忘了他是妖,无需这么狼狈地逃,只要他想,他大可使用妖力。
   夜叉望着夜空,不知他的归处在哪…
   “嘶嘶—”蛇信子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非常清晰,夜叉起身,感受到那气息隐藏在草丛中,阴风耸动,夜叉现出妖身,手中的武器飒飒作响。“哼,在本大爷心情不好的时候撞上来,算你倒霉!”话音刚落,夜叉挥起武器用力一砍,蛇血四溅,夜叉闻着鲜血的味道不禁有些兴奋。
    蛇吃痛,大张血口直往夜叉咬去,夜叉不屑地闪身,抬手,一股股来自地府的黄泉水死死绞着那蛇,蛇倒下了。
    夜叉看着那蛇,想起了之前青坊主带他去猎场时,有条不知死活的小蛇想咬他,被青坊主挡了,青坊主只是说:“你无事便好。”

    当初他跟在青坊主身后当侍卫时,看着青坊主如何有礼待人,如何悲悯天下,如何心忧百姓。可他知道青坊主的心是冷的,他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,感觉吧,尤其是在夜晚独自喝酒时,青坊主是越喝越清醒。忽然一晚,青坊主问他:“夜侍卫,你觉得这江山如何?”夜叉沈默,他从不关心这天下,哪有感觉。
    但青坊主没有在意夜叉的沈默,只是要他与他对饮。夜叉甚少喝人间的酒,那晚醉得很彻底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但还记得那天早上醒来时的震惊,青坊主只是笑着说,早。

    沉浸在回忆的夜叉没有发现地上的蛇又睁开了眼睛,那蛇小心地靠近夜叉,正要一口咬下时,一道利箭直直穿透蛇的七寸。夜叉惊然回神,看着蛇七寸上的箭,更加愕然。
    “白狼?”夜叉拔掉箭头,这是皇家暗卫的箭。白狼见被认出来,便现了行踪,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,白狼收起弓箭,说:“主上让我随行保护你。”

    自那天起,白狼就跟在夜叉身后。夜叉回到京城,他不敢去找青坊主,哪怕知道他还派人保护他,但他心里还是没底。
     夜叉不喜欢京城的繁闹,于是跑到郊外的一座贼山,清了贼窝,占山为王。夜叉还是很担心边塞战事,可恨的是问白狼,一问三不知。
    于是夜叉就守在这山中,吓唬吓唬过路人,套套消息。他知道了青坊主亲自上战场,杀人无数,英勇无比。他知道了青坊主找到了蛊惑民心的老贼,那贼人名为黑晴明,嗯,是那位大人。他也知道黑晴明逃了,青坊主下了通缉令。
    当然,最让他欣喜又忧愁的是,青坊主要班师回朝了。
    

    青坊主回京这天,夜叉偷偷跑去看了。三个月了,对青坊主的思念直把他压的踹不过气来,没想到,他夜叉如此在意青坊主。
    夜叉隐藏在平民百姓中,远远看着那队军马浩浩荡荡地行进。可是百姓们的氛围特别奇怪,为何不振臂欢呼?夜叉顿觉奇怪,等到军队进城时,夜叉看到了被护在军中的…棺材?!
    夜叉瞬感呼吸不畅,他抓住身边的一名普通男子,“这,这是什么!那里面的人是谁?”,那男子叹气:“大兄弟,原来你还不知道啊,我们的明君青坊主死了…”夜叉一听是青坊主,如五雷轰顶,再动弹不得。他不是胜了吗,为何?

   深夜,往日金碧辉煌的宫殿都挂上了白绸,映着那微弱的宫灯甚是凄凉。
   夜叉偷偷地溜进皇宫,他不信!他绝对不信青坊主死了,他宁愿青坊主因他是细作冷落自己也不愿,不愿他死。
    抚摸着放在灵堂的灵柩,他不敢开,万一是真的,他要怎么办?“汝来了?”大天狗等候多时了,夜叉不想理他,只是伏在灵柩上,那冰凉刺痛得让他想哭。
    “吾是细作的事,主上早已知晓了”大天狗看夜叉没反应,回头看了看门口,“汝是细作的事,主上也早已知晓了,主上,从未怪你”
    夜叉听得也无甚感觉,只要青坊主不死,怪他也无事。门口那人轻轻挥手,大天狗赶忙退下,他才不趟这浑水。
    “过来”独属青坊主的嗓音,霸道而又深情。夜叉看向门口,青坊主正张开双臂,看着他。夜叉一惊,一把掀开灵柩发现里面空无一人,匆匆起身,直奔青坊主。青坊主一把拥住夜叉,温柔地亲了亲夜叉的额头。
     青坊主的悲悯随着那火去了,但对夜叉的爱随着时间流逝而越来深沉。


待续

【青夜】一代明君与一代妖妃(6)

有狗崽,有糖,糖里还有玻璃渣
_(:з」∠)_

   据平安京都史记载,青坊主在位第七年,出征边塞,任大天狗为亲征大将军。而闭关已久的国师忽然出关,暂代朝中事务。

  “主上,已到八岐了”青坊主下令在此驻扎,大天狗接到命令就退出马车,吩咐驻扎事宜。夜叉则趁青坊主低头看地图时,偷偷溜出。青坊主知道夜叉定是耐不住性子,也不拘着他,只是吩咐暗卫随行保护,哪怕夜叉不需要。

   夜叉出了大帐,看到四周都是崇山峻岭,那山绿油油得让他欣喜。夜叉正准备上山溜达两圈,“汝要去何处?”大天狗阴冷的声音硬生生止住了他的脚步。夜叉回头,看到大天狗,不假思索便问:“小妖狐呢?可有与你同来?”
   夜叉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提哪壶,大天狗的脸瞬间阴沉,狠狠地盯着夜叉,忽然轻轻笑了,“嗤,汝先做好大人吩咐的事吧。”
   看到夜叉瞬间黑掉的脸,大天狗很愉快地走了。就是因为这该死的夜叉,他的小妖狐此时在何方都不知,他还敢问!
   回到将军大帐,他便看到简易的行军床上被子鼓成一团,一条白蓬蓬的尾巴露在外面轻轻晃到。大天狗心中一喜,上前就要掀开被子,“吱吱-”被子被死死抓住,一双水汪汪的狐狸眼睛直直瞪着掀它被子的人。
    大天狗与小妖狐对视,妖狐迷迷瞪瞪的眼睛看清来人是大天狗,一把撒开被子就往大天狗身上蹦,尾巴亲昵地勾住大天狗的脖子,吱吱乱叫。
    大天狗抚摸着妖狐蓬松的脑袋,疑惑它是如何逃出来的,“咳咳”小纸人费力地咳嗽两声,以求来人注意到他。大天狗看到纸人,眼皮一抽,“大天狗大人,国师说,小妖狐送来于你,以解相思”小纸人顿了一下,“其余的,国师说,等您凯旋”
   大天狗想到那个如狐狸一般的男人,头就有些疼。“吱吱吱吱,吱,吱吱”小妖狐不知要与他说什么,不过没关系,只要他在他身边就好。

   夜叉本来还兴致高涨地要去溜达,被大天狗一哽,就灰溜溜地回到大帐。“明日与鸦天狗汇合,余下的到时再说。”青坊主正在大帐与人谈事,夜叉则站在大帐外,想:听命的大人知道大爷不听话估计会算计与大爷我,大爷定要先下手为强,不能让青坊主知道我细作的身份!
   夜叉很聪明,却有些迟钝,等他想到的时候,那位大人已经下手了。
  
   “夜叉,这是什么?”是夜,夜叉刚回来就听到青坊主如此问他。夜叉疑惑,看着地上打碎的瓷碗还有跪着的侍女,“什么啊,发生什么事了?”那侍女忽然抓住夜叉的裤脚,大声嘶喊,“爷,求求你!救救奴婢!”夜叉一脚踹开那侍女,只觉得莫名其妙。
    那侍女抬头,流过泪的脸庞脏兮兮的,但夜叉一下就认出来了,“是你!”这不是那雪女吗?!她要干嘛!
    “你果真认识她”青坊主眯着眼盯着夜叉,夜叉心内咯噔一下,看到青坊主的神色不如以往的温柔,不禁有些害怕,“我…”夜叉还未开口,青坊主从地上捡起一个小东西,说:“她说,这是你吩咐她加在吃食给朕的”夜叉看到青坊主手中的一小节竹筒,眼熟得让他害怕,这,他不是扔了吗!
    夜叉看看那侍女稍些得意的脸庞,又看看青坊主有些失望的眼神,夜叉心里一慌,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!夜叉想解释,却不知从何说起,嘴巴张张合合,一个字也吐露不出。

    夜叉感到有些窒息,本能地逃出大帐。而青坊主看着夜叉出逃的方向,有些心疼有些无奈。坐回椅子上,青坊主如自言自语般:“赶走他了,你们接下去会如何?”
    雪女一惊,刚抬头,脖子就被狠狠攥住,“咔嚓”雪女魂断于此。青坊主擦擦手,叫人把雪女拖出去,如无事人一般重新处理事务。
    他的悲悯已随那场大火去了。

【青夜】一代明君与一代妖妃(5)

ooc一直属于我

   青坊主要亲征的消息一出,朝野轰动,支持者有之,反对者亦有之。但青坊主心意已决,将一切劝谏者拦下,专心在御书房准备出征事宜。
   “主上,国师说,鸦天狗将军的事他知道了”一只小纸人恭敬地站在书桌上,传话完就消失了。青坊主无奈地叹口气,起身,去了佛堂。

   “嘭-”桌椅踹倒的声音让守在房外的小太监一惊,忙问:“主子?”夜叉深吸口气,平静怒火:“无事”
    小太监还是被夜叉咬牙切齿的声音惊到,赶忙让人传消息给青坊主。
    “我说过会助他,不代表我会一直听命于他!”夜叉压低声音冲着一个身着侍女服的年轻女子道。那女子虽身着侍女服,但身上的傲气与冷气仍是扎眼。
   “你不得不做,不然,你的条件大人绝不答应”那侍女冷哼一声,“你好自为之”说完瞬间消失,只留下一片雪花,融化在地上。
     夜叉攥紧手中的雪女留下的小竹筒,竹筒散发的气息让夜叉知道这绝对是毒性很强的毒药。那大人竟要他对青坊主下毒!
    夜叉心中嗜血的冲动一直不断上涌,怎么都压抑不住,他好恨,好恨啊!夜叉的獠牙不断闪现,他感觉有血溅在自己脸上,冰凉的血,模糊的人影…
    “夜叉”门外传来青坊主的声音,夜叉瞬间惊醒,现在的他妖身已露,不能让青坊主看到,夜叉匆匆躲进被窝。
     青坊主推门进来,感受到房内冰凉的气息,眼神一沉,看不见夜叉,一慌,“夜叉!”“在这…”夜叉勉强压制妖性,现在异常的虚弱。
    青坊主绕过厅前的屏风,夜叉正准备从床上做起来,青坊主连忙上前扶住他,“出什么事了,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”夜叉靠在青坊主怀里,摇摇头,说:“我只是做噩梦了”

    青坊主紧紧从背后抱住夜叉,他不禁想起国师的话:“重要,所以无法释怀”,青坊主很不甘,夜叉的过去他未曾参与,但现在夜叉只能是他的!他不会允许夜叉经常想起过去,那没有他的过去!
    夜叉感到背后隐隐有丝妖气,回头,只对上青坊主的双眸,不甘还有一点戾气。
    夜叉一惊,一把扯过青坊主,直接吻上。青坊主回神,立刻抢过主动权,缠绵而火热。

    次日,夜叉把小竹筒扔了,他无法对青坊主下手,如果那大人不能遵守诺言的话,他也不介意反了!
    青坊主站在佛堂前,火焰冲天的佛堂。
     随行的太监与侍卫皆是跪倒在地,青坊主双手合十,喊了最后一声,“阿弥陀佛”


待续
   

姬友在我政治笔记画的,有我爱的青夜还有她爱的茨木_(:з」∠)_
有一个会画画的姬友就是好~
占个tag